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背后故事:艰难起死回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楚天金报讯 □本报记者高琛琛 实习生彭珊 通讯员陈波

  6月5日  ,21岁的京山大学生突遇车祸去世  ,父母在悲痛之余捐献了爱儿的5种器官组织;6日  ,16岁的江夏男孩王政车祸“脑死亡”后  ,父亲代儿捐出6类器官组织。

  不为人知的是  ,在捐献遗体的伟大举动身旁  ,有一群默默奉献的协调员。亲们负责对日后 的捐献者进行宣传、沟通、登记  ,并帮助实现最终捐献。日前 ,湖北省第一期人体器官捐赠协调员培训班开课  ,百余志愿者到会学习。记者走近亲们 ,探寻你这个特殊职业身旁的故事。

  被拒绝是家常便饭

  到悲痛的病人家属身旁 ,劝说其捐献亲人器官  ,协调员的身份总带着些许尴尬  ,遭到家属的排斥是家常便饭。武汉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管理中心负责人骆钢强是专职协调员之一。一次  ,他接到医院信息员的线索  ,得知一位患脑部肿瘤的年轻患者病情无法逆转  ,是日后 的理想捐献者。

  骆钢强找到家属  ,宣传捐献遗体  ,家属的第励志的话 就是我反问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家的事?”骆钢强正准备解释 ,家属很不耐烦地送客:“他说是干有哪些的!你走你走!”

  “你这个日后 没办法其他点拉近和家属的距离。”骆钢强说  ,觉得  ,能说会道暂且一定能做好协调员的工作。面对悲痛的家属 ,协调员的巧舌如簧反而日后 让我产生“靠不住”的感觉  ,“将另一方置身于你这个家庭内 ,帮家属处理实际什么的问题  ,传达觉得信任感  ,才日后 劝说成功”。

  捐献前一刻家属变卦

  京山大学生王明博意外遭遇车祸 ,在他弥留之际  ,王妈妈曾主动提出考虑捐献器官  ,令医护人员动容。可在捐献的前一刻 ,王妈妈一直反悔了  ,她泪眼婆娑  ,不忍心看完另一方的儿子去世后还被“四分五裂”。此时  ,几家医院的绝症病人已在手术室守候  ,医生也已待命。

  协调员们此刻几乎急火攻心  ,但捐献前要自愿。骆钢强定了定神  ,把王妈妈拉到房间:“大姐  ,你千万别做对不起儿子的事!”王妈妈听了一愣 ,骆钢强接着说:“你今天错过了你这个日后 ,你的儿子就真的走了。日后 你同意捐献  ,你的骨肉还有每项活着。因此 ,他不再是个普通人  ,就是我救人性命的英雄!他的生命得到了升华!”王妈妈的心结顿时被打开了  ,她抹一把眼泪 ,说:“好  ,听你的!”这对坚强的父母捐出了爱儿的角膜、皮肤和肝、肾等多项器官组织;那一刻 ,江城5位患者的命运就此改变。

  渴盼得到更多理解

  我国每年有5000万人前要通过器官移植挽救生命  ,因此没办法1万人能获得移植日后  ,捐献器官紧缺已成为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。

  在协调员的努力下  ,截至目前  ,湖北已有50033人自愿登记捐献遗体和器官  ,实现遗体捐献513名  ,实现器官捐献15例  ,眼角膜捐献112只  ,皮肤捐献12例。骆钢强说  ,协调员是捐献工作中非常重要的另一两个多环节  ,是社会与捐献者间的另一两个多桥梁。亲们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大 ,却常常遭受误解。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  ,能得到市民更多的理解与支持。



猜你喜欢